一位母親心聲:加入童軍 兒子最好人生禮物

2016-05-13 16:25

那一日,在簡單卻隆重的儀式中,在眾童軍的致敬和媽媽含淚的眼眶裡,宇寧拿到了童軍團中最高的Eagle Rank,成為他的童軍團(Devon 50)裡最年輕的 Eagle Scout 之一。回顧這五年多來,一步一腳印的陪著兒子一路走來,看著原來羞澀且人際關係遲鈍的他,在童軍團的訓練及栽培下,慢慢蛻去青澀的殼。對 Devon 50,我有無盡的感恩。

宇寧從小學習就跌跌撞撞,社交能力也令人傷透腦筋,常常在一群孩子中被孤立,還有曾經因搬家、換學校而半年沒跟同學玩的記錄,這種「傷在兒身,疼在父母心」的例子無法細數。因此,我下定決心,要找到一個解決之道。而童軍,正是我給兒子最棒的人生禮物。今天只想將自己這五年多來的心路歷程,及童軍的制度和參加童軍團的益處,與華裔家庭分享。

華裔男孩參加童軍的比例普遍偏低。以 Devon 50來說,80多年來的歷史,317個 Eagle Scouts 當中,華裔恐怕只有3-4個。然而在各式學科競賽或樂器表演裡,華裔幾乎超過70%。可能因為華裔多半是留學生雙薪家庭,爸媽下班後已累得東倒西歪,只能選擇時間最經濟的對子女栽培方式。且華人社會似乎更重視個人榮譽,對由團隊中慢慢學習領導能力的興趣不大。因此,華人參加童軍的比例自然就少之又少,但是童軍不只要花孩子很多時間,父母通常也得付出許多精力。然而,就在這一點一滴的成長當中,孩子學到的,將是對他將來入社會最珍貴且實用的能力。

台灣教育專家洪蘭教授曾經說過:「21世紀的競爭力:創造力,人文素養,人際溝通,合作精神,及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。」而童軍的陶冶,彷彿正是針對這些項目,透過它的組織晉級制度,在非常自然的環境下,平等的提供每個孩子學習的機會。一個童軍團裡,通常都有數個小隊,每一隊都有正副小隊長(Patrol Leader and Assistant Patrol Leader), 還有指導小隊長的 Troop Guide,及負責掌管露營配備的 Quartermaster。最小的孩子剛進去時,因為什麼都不懂,就從學習被領導開始。

在童軍生涯當中,孩子有六個團階可以晉升,從最菜鳥的Scout開始,Tenderfoot 是第一個進階,然後是 Second Class,再至 First Class。 從 First Class 開始,孩子們就有資格擔任領導角色。因為童軍的設計是大哥哥帶小弟弟,所以每個孩子,只要達到First Class,就開始承擔大大小小的領導職責。而團裡的大人們(指的是Scoutmaster 跟Assistant Scoutmaster),也都會想辦法幫每個孩子找到職位。只要你願意,機會就會來到你面前。這是我看過最公平的組織分配了,也是害羞或較遲鈍的孩子得以翻身的契機。孩子可藉由加諸於身的領導權,逐漸學習如何管理一個團體。

從 First Class 起,還有 Star、Life跟 Eagle 三個團階。童軍最大的特色之一,就是它對 Eagle Scout 候選人的要求。每個要晉升Eagle Scout 的孩子,都得為社區,學校,或非營利組織完成一件大型服務計劃。孩子從尋找方案開始,就得獨當一面,跟不同的組織接洽,選擇最適合他們的計劃。

這些計劃形形色色,多彩多姿。有些組織沒有經費,孩子便得籌劃如何募款,有些孩子辦舞會,有些孩子賣食物券,在這些籌備的過程當中,孩子學習到如何運用創造力想點子募款,才能事半功倍。如何與人溝通,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。如何呼朋引伴,才有足夠的人手一起完成任務。在工作當中,如何當個真正的領導者,才能讓幫手們充分發揮合作精神。執行計劃時,免不了出現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,身為策劃領導人,孩子被迫要隨時解決問題,而大人的角色,只是被動的在旁給與鼓勵和提示,大多數的責任,還是在孩子身上。

試想一個十五、六、七歲的孩子,為了要完成這項工程,他要花多少精力時間思考,溝通,搜集資料,領導同儕?而這個過程,正是童軍最寶貴的訓練。每個走過的孩子,都突然長大了許多。我家兒子,也從一個不太敢跟大人說話的小男孩,蛻變成一個從容自在的青少年,能跟成人自然的侃侃而談,這是我當年作夢也不敢奢想的事。

除了上述的能力培養以外,童軍的另一項特點,是訓練生活能力。它有上百種專長(merit badge)讓你選,就好像必修課或選修課一樣。一個Eagle Scout, 至少要學上 21種專長,像烹飪、理財、身心健康、公民教育、溝通技巧、急救、環境科學等等。在童軍團中的學習是無止盡的,只要你願意,你就有機會繼續「深造」,一直到滿18歲為止。一年一度的募款任務,也是童軍的經典教育之一。以Devon 50 為例, 孩子得一家一家敲門賣聖誕花圈,為童軍團每年的經費奔走。第一年我們沒經驗,很擔心無人光顧,幸好鄰居們都很支持,在爸爸的陪同下,兒子用兩個下午就賣了500多元。就這樣一年一年磨練,兒子早已成了半專業的推銷員,對捧場的人家心生感激,對沒興趣的人們仍微笑致意。這種冶煉,讓孩子由嬌嫩的草莓族變成肩能挑擔的生力軍,有什麼團體,能給與孩子如此完整的訓練?

還有一個值得一書的,是這個環境烘焙出來的革命情感。每個小隊都要在野外相依為命,大哥哥有責任照顧小弟弟們,同儕之間更要有夥伴體制(buddy system),例如上廁所一定要夥伴陪著一起去。在這樣的氛圍下,孩子建立了彼此之間深厚的友誼。不只兒子在此結識了許多好弟兄們,我也結交了最好的美國朋友。大兒子四歲的大哥哥Arleigh, 還特地從大學趕回來參加他的Eagle Court of Honor,而Arleigh 的母親 Andrea,也就是我在童軍團結識的好友,她一路陪著我跟宇寧,走過這五年相互支持打氣的歲月。

童軍帶給孩子的成長,是細水長流型的,不是幾天幾夜就能見其效。然而,只要孩子和父母按部就班,持之以恆的跟著它的制度走,數年之後的豐收,將會是你今生莫大的感動。很希望能藉此文,接引更多在外觀望的家庭,只要你選擇適合的童軍團,這條路,不會錯。最後在此,願向所有在童軍團裡孜孜不倦的志工們,獻上最高的敬意!

「2016第9屆領袖培訓暨航太科技夏令營」(7/14-8/3)獨家取得童軍入場券,讓孩子在短短三週蛻變成自信的自我.

出处: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8009/1693037